《南方都市報》11月25日報道,安徽省碭山縣網絡問政平臺的一條問政信息近日引髮網友關註。截圖顯示,有網友投訴該縣計生委執法大隊幾年都沒發工資,碭山縣計生委答覆稱,計生執法監察大隊屬於自收自支單位,沒有財政撥款,收到錢就能發工資。
  看到這樣的回覆,網友也是醉了。計生大隊幾年發不出工資。這存在兩種可能,一是這個地方的計生大隊不太善於上房揭瓦搞罰款,二是當地近年來確實沒有太多的超生案例,計生大隊無處下手。如果是前一種情況,計生委對計生大隊不給予問責處理,好像也不是那麼回事。假若是後一種情況,當地的計生大隊乃至計生委似乎都有撤銷的必要,反正各地各級的工商(市場監管)、質監、城管部門都在叫苦,抱怨人手太少,就不如把冗餘的人手分配到那些部門,既能滿足工作需要,又可讓這些幾年領不到工資的計生執法人員謀生喂飽肚子,這才叫做人道主義關懷。
  執法單位沒有撥款工資,靠罰款吃飯,罰款越多,工資和獎金就越有保障,這明擺著是逼良為……罰款愛好者的意思啊。好多年前,焦點訪談就播放過大批這樣的案例,別說完全沒有撥款工資,一些地方的交警、城管、交通等執法單位僅僅是罰款跟獎金掛鉤,就誘導執法人員搞偷拍,甚至搞釣魚執法。
  計生執法監察大隊收取的罰款,有個冠冕堂皇的稱呼“社會撫養費”。原國家計生委在《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中頒佈時,曾解釋過“社會撫養費”,說這筆錢不是人們批評的超生罰款,而是超生者對社會進行的經濟補償,用於多出生人口額外占用的公共資源。聽上去很有道理的樣子,假定一個地方的大部分適齡父母只生育一個孩子,有些家庭則生育了兩個甚至更多,確實可能占用醫療、義務教育等方面更多的公共資源。
  如果“社會撫養費”真的被用於多出生人口額外占用的公共資源,就應該有一個測算公式,按照一個地方的適齡父母生育一個孩子或因民族等原因生育兩個孩子的總數,對應地方在教育、醫療等方面的公共資源投入,算出額外的多出生人口占用公共資源的成本。很顯然,依照前述定義,一些教育、醫療產業較為發達,多出生人口的家庭可以自行花錢購買相關服務,或者因為近年來人口出生率下降,從而減緩了學位、醫院床位等醫療資源稀缺程度,社會撫養費就該降低乃至取消。
  但事實上,各地的社會撫養費近年來不但沒有降低,相反還在漲價。奧秘就在於,這筆錢根本沒有用於補償公共資源,而是用來養人。具體來說,就是供養計生部門。《新京報》5月19日報道,江西省修水縣人口計生委為征收社會撫養費,向縣公安局支付費用,讓公安拒絕給未繳清社會撫養費的超生嬰兒上戶口;而據調查,當地征收的社會撫養費,近半用於勞務和薪酬。按道理,至少在這兩個地方,計生部門征收的費用,就不能叫做社會撫養費,而是計生勞務費。
  既然超生家庭繳納的社會撫養費(計生勞務費),沒有用在公共資源的過多損耗,或增加資源投放之上,而是用來供養計生部門的幹部。那麼,這筆錢現在又收不上來,還不如順帶將這裡的計生部門一起取消得了,反正公共資源也沒有額外損失。
  文/鄭渝川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收不上來的“計生勞務費”不如取消)
創作者介紹

舊屋翻修

hg22hgng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